在校生 教職工 訪客 懷念舊版
在校生 | 教職工 | 訪客 | 懷念舊版 |

校友風采 首頁  >  煙大人物  >  校友風采  >  正文

千裏煙尋|王琨:若選擇向海逐夢,那就“奔湧吧,後浪”!
作者:     日期:2021-03-24     来源:     阅读:


王 琨

計算機與控制工程學院1995級校友,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EMBA,煙台大學上海校友會副會長。現任上海金橋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、常務副總經理,兼任中國演藝設備技術協會音視頻科技分會副會長、上海區塊鏈技術協會副會長、上海市民防工程行業協會科研信息專業委員會副主任、北京聲光視訊行業協會副會長。大學時期曾擔任院學生會主席,創辦煙台大學“奔騰”足球俱樂部。

我特別喜歡學校的新宣傳語,‘我向海而生,你爲夢而來’,當年的煙大和我,就是這樣。”

畢業二十一年,如今已成爲上市公司管理層的王琨,仍舊記得自己校園生活的點點滴滴。重返母校,他和同學們一起爲學校捐贈了一間智慧教室。王琨希望,這間教室能夠紀念與傳承那些陽光燦爛的日子。

01

1995年,和很多初入大學的新生一樣,王琨第一次來到煙台,第一次生活在離海這麽近的地方。想起初到煙大的情形,他回憶說:“很新奇,尤其是東門的大海,我每天都會去看看。”這樣的心情大概持續了半學期,王琨才慢慢適應大學新生活。

王琨入校時,恰逢計算機學院成立十周年。“當時學院的老師很多都是清華援建後留校的,煙大自己的生源也很優秀,學生都是高分考進來的。”在他的記憶裏,大學生活就是一段積極向上的青蔥歲月,“大家都卯足了勁進步,整體氛圍非常好”。

或許正因如此,在煙大,有三個地方令王琨最難忘:一個是東門的大海,一個是計算機學院所在的鍾樓,還有一個,就是三元湖邊的老圖書館。他說:“圖書館門口總有一條長長的隊伍,大家吃了飯就趕緊去排隊自習,去晚了排不上座。”

他用“海的胸襟和志氣”,來形容母校的老師和學生:“煙大在我眼中非常特殊,我們雖然不是頂尖名校,可基礎紮實、學風良好,大家的心氣都很高,自我要求也非常嚴格,對未來有著清晰的規劃。”

 

 

王琨記得,那時的大學生活動中心還設在西門附近,晚上時常有舞會,老師同學都會去參加,大家亦師亦友,氣氛融洽。到了周末,活動室又變成學生們的自習室,大家會互相補充圖書館裏沒有的書籍,一起讀書學習,而這些活動都是由學生會組織、學生們自發參加的。

但說起自己的學習生活,王琨卻顯得有些不好意思:“因爲嚴格意義上來講,我並不是一個標准的好學生。”向往志願服務的他,大一一入學就加入了校學生會生活部。和食堂管理員反饋餐飲的價格、質量,和宿舍管理員溝通學生的住宿問題……看似瑣碎的學生服務工作,卻讓王琨樂在其中,等到畢業時,他已經是學院裏的學生會主席。

王琨(前排左二)返校與同學合影


不過,最讓王琨的校園生活熠熠生輝的,還要數他和學院同學牽頭成立的“奔騰”足球俱樂部。“大家常在一起踢球,想著學校除了每年的‘煙大杯’之外就沒有其他比賽了,就效仿當時的足球俱樂部潮,自己辦了一個。”和王琨一起組建俱樂部的,有他的室友,有學院的同學,還有經常一起踢球的學校老師:“我們都是計算機學院的,就幹脆用電腦系統命名,給俱樂部起名叫‘奔騰’。”

王琨參加公司二十五周年活動


他還記得,俱樂部的第一次比賽辦在夏季,陸陸續續進行了一個月。他們邀請了煤炭經濟學院(現山東工商學院)和煙台師範學院(現魯東大學)的球友,又集合了校內各學院的參賽隊,還特別邀請到了一支教師隊。而奔騰俱樂部因爲人數衆多,分爲兩隊參加比賽。

熱血青春最令人難忘,或許後來的煙園學子不會知道,如今七餐前面嶄新的宿舍樓下,曾有一片綠茵球場。但每一個經曆過的煙大人應該都不會忘記,1996年的夏天,曾有浩浩蕩蕩16支球隊彙聚煙園。每一場酣暢淋漓的比賽,都是對他們最美好的黃金時代的見證。

2005年,王琨在北京辦公


比賽的場地溝通和費用贊助,都是王琨和俱樂部成員一起解決的。王琨說:“費用主要用來支付獎品和材料費,那時西門外面還沒有現在的煙大市場,只有一片‘三角商業區’,我還記得第一年最大的贊助商叫‘天使西點’。”

四年的大学时光,王琨和他的足球俱乐部一共组织了三次校际比赛。“我印象最深的是第一年教工队和我们奔腾1队的比赛,”他说,曾经一起切磋的师生转眼成了场上对手,为了球队的胜利和荣誉 ,大家都没有“留情”,“平时,我们请老师来是作裁判,教工队的比赛是他们上场踢球的唯一机会,老师们很珍惜。场上规则、动作都算得很清,谁也不肯放水。”结果教工队取得了最终胜利,王琨笑着叹气说:“还是他们厉害。”

02

“回顧大學生活,幸福指數能打9分,自我評價6、7分左右吧。”王琨說,“如果能再回到那段時光,我一定不會在功課上留遺憾。”

畢業時,王琨也嘗試過考研,可惜被英語攔在門外。思考再三,他選擇進入煙台麥特電子做一名工程師。盡管公司設在煙台,王琨在麥特的兩年中,卻有一年半的時間奔波在雲南等地出差。正是因爲這段經曆,讓他更加清楚地認識到廣闊天地大有作爲,他必須“走出去”。“我覺得這也是我們煙大學生的一個特色,”王琨說,“生活在海邊,性格也澎湃,總有一股闖勁兒。”

2017年,王琨在斯坦福大學


彼時,他身邊的很多人選擇“北漂”,“一是因爲北京高校多,大家都對考去首都有憧憬;二是北京離煙台近,來往方便”。但王琨想,既然要闖,就要走一條與衆不同的路。春節過後,他坐火車去了上海,准備趕上年後的人才招聘會。對于和金橋的緣分,王琨也十分感慨:“前幾天我剛好和朋友聊到,我能有今天的事業,多虧了自己能堅持在一個地方紮實做下去。”

王琨北大EMBA班畢業合影


時間回到王琨到上海的那一年。初來乍到,他和很多求職者一樣,參加了第一場招聘會。“那時做互聯網的公司不少,但金橋卻是唯一一家主打多媒體技術的,這是一個新的嘗試,很吸引我。”渴望改變和創新的王琨很快決定,將這家新改組的公司作爲自己在上海的出發點。從工程師到公司董事、常務副總經理,十九年的踏實工作,王琨在金橋紮了根,也在上海紮了根。

多年的從業經曆,讓王琨對職業規劃有著深刻的見解:“我知道現在的年輕人很難在一家公司長期工作,流行‘跳槽’。這不是不可以,但每一步都要替未來做打算。”他以工作三到五年作爲職業規劃的分界點,認爲工作前三年要敢于嘗試,多體驗不同的公司和工作,找到自己真正喜歡的方向。但“而立”之後就應做好長期規劃,踏實工作,頻繁地跳槽反而會消耗自己。

對于今年特殊的畢業招聘季,王琨也爲正在找工作的學弟學妹們提出了建議:“比起學曆,招聘其實更看重個人能力,所以簡曆中的作品一定是最重要的。而面試,無論線上線下,我們更看重溝通交流的能力,自信流利的狀態是最好的。”

或許是學生時期志願服務精神的延續,上海校友會成立後,王琨擔任副會長,經常負責協助校友間的溝通與聯系。從負責在校生到維系畢業生,和滬上煙大人的重聚,讓他驚喜不已:“在學校時,我們常常會幻想畢業後的生活。幾十年過去,真的見到了這一天,發現大家都各有建樹,心情既激動又感動。”

王琨(二排左六)參加上海校友會成立儀式


我和上海校友會的校友們一起整理手頭的就業資源,整理好之後會發回母校,算是給今年畢業的煙大人一份內推資源,我們信任母校學弟學妹的能力。”王琨說,校友會成立的初衷就是希望能與煙大和煙大人常聯系:“能爲學校和校友的發展出一分力,是我們上海校友會最大的心願。”

03

去年,王琨所在的班級組織了畢業二十周年返校紀念活動。再度回到母校,他們爲母校獻上了一份特殊的禮物——一間“金橋”智慧教室。

實際上,王琨早就萌生了爲母校捐建教室的想法。提到捐贈教室的初衷,他說:“我們畢業二十年了,大家常說聚一次少一次,爲母校做些實質性的貢獻,也算給彼此一個紀念。”提到這間新教室,王琨充滿了期待:“目前國內的許多一流高校都配備了智慧教室,有這樣一間教室,對將來的雙師課堂、互動教學、遠程教學都能發揮作用,也能爲煙大以後其他的智慧教學計劃做參考。”

畢業二十周年合影


從計劃捐贈到落地使用,智慧教室的籌備前後耗時大約4個月。“我比較了解智慧教室的應用,所以采購設備的工作主要由我來做。校內則主要是學校和學院在幫忙准備,校友辦的李育華老師也覺得我們這個提議很有意義,校內外互相支持,整個過程很順利。”

王琨用“金橋”爲智慧教室命名,他說:“這兩個字的確有很多寓意。‘金橋’原本就是爲了建設信息高速公路而命名;教室能夠順利落成,我們公司也資助了30萬的建設基金;我更希望這間教室能夠成爲一座橋梁,不僅見證我們和學校的情誼,還能幫助在校生通往金色的未來。”

每次回到母校,王琨總要重回海邊走走,看看學校的新變化,還要和許久不見的老師同學敘敘舊。他說:“回到校園,看到張偉老師、宋宜斌老師和王少波老師,知道他們都還在學校,身體健康,才有了熟悉的、回家的感覺。”

如今的煙大計控學院俨然已成爲每年新生報考的熱門,提及自己專業的學弟學妹,王琨有不少“過來人”的經驗想說。“現在互聯網行業發展迅速,想要不落伍,就得時刻關注前沿,”他建議,“在校生尤其不能只盯著學校裏的課程,看看世界正在發展什麽,多拓展,多工作,多嘗試。”

王琨說:“胸中有大海,眼中有世界,這就是我對他們的祝福與期望。”

校友寄語

向海而生,爲夢而來。這片海,這塊土,孕育了我們一代代的煙大人。

小城不等于守舊,地方不等于落伍,年輕不等于平庸。志高當存遠,求得應意堅。

煙大人,向來不滿足于現有,不拘泥于現在,不附流于現實,因爲獨立的思想,優異的創新,勇敢的拼搏,我們一直搏浪于大海,笑傲于江湖。

師弟、師妹們,把握住每一分校園時光,豐富你的大腦,強健你的翅膀,如果你肯翺翔,那就“奔湧吧,後浪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