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校生 教職工 訪客 懷念舊版
在校生 | 教職工 | 訪客 | 懷念舊版 |

師者風範 首頁  >  煙大人物  >  師者風範  >  正文

铸魂育人 让思政课教学绽放活力
作者:翟元昊     日期:2021-04-22     来源:新闻中心     阅读:


三元湖畔的鍾樓聲聲響,蘇鑫老師的思政課人人搶。

說起蘇鑫和煙台大學的緣分,還得追溯到20年前,那時的蘇鑫還是煙台大學一名普通的本科生。隨著學校對思政師資的逐步增加、思政課改的整體推進,2020年2月,博士畢業的蘇鑫重歸煙園,只是他的身份由20年前的學生轉變成了煙大馬克思主義學院的教師。


大一新生們直呼“聽不夠”

4月6日下午,小長假後的第一節課,煙台大學五教202階梯教室裏座無虛席。蘇鑫上課講到中國近代史,2020級體育學院學生王佳說:“我能感覺所有人都在咬牙切齒。當蘇老師播放中國的發展史紀錄片時,我深有感觸,中國人民百折不撓、團結一致的精神讓我感覺很驕傲,從老師播放的視頻中也了解到中國的飛速發展,更爲祖國感到自豪。”

“聽蘇老師的課像看連續劇,有劇情高潮,有神秘結尾,有時還把懸念留到下一節。”

“蘇老師的課太有意思了,從古代曆史故事到現在的時事政治,每一節課都很精彩。”

“蘇老師很親切,跟他在一起不會有距離感。”對于蘇鑫的課堂,學生們給出一致好評。

下午6點10分,剛一下課,蘇鑫就被同學們圍得水泄不通。記者見到蘇老師的時候,他滿頭大汗,難以想象這是剛上了一節思政課。“大一新生剛剛步入大學,他們保留著良好的課堂習慣,對大學課程充滿興趣,也是最具有可塑性的學生,課上課下需要和他們多交流,提升他們學思政的興趣。作爲教授大一學生的思政課教師,最關鍵的是要用學識魅力感染他們,使他們信服,這對他們的四年大學學習態度乃至一生的價值培養都極爲重要。”蘇鑫說。


3句話9個字獲一等獎

蘇鑫的辦公桌,書摞得厚厚的,曆史通讀、黨史、綱要課教案。蘇鑫坦言:“如果不了解這一類書的背景和底蘊,讀起來是枯燥的。”有一些典籍40多部,但他的工作就是要把這些枯燥的文字轉化成生動的案例,所以曆史是一定要看的。

蘇老師的電腦裏幾乎都是教學課件。他的教學課件大致分三類:有針對學生上課的,有針對系裏培訓的,有針對校外培訓的。在他的課件中,一個標題代表一個觀點;一張圖就有一段古今故事。

2020年,蘇鑫代表學校參加“全省首屆思政課教學競賽”,比賽的要求是10分鍾脫稿演講和板書設計。綱要課一共11章,每個章節又要准備1-2個專題,每個題目又嵌套不同的曆史故事,所以需要准備的典籍資料比較多。比賽時,蘇鑫抽到了教材裏的第一章,專題教學裏的第一個專題,對于這個章節他有所准備。10分鍾的演講中,他在黑板上寫了3句話、9個字,最終用大括號總結了觀點,整個演講講述流暢,板書設計簡單凝練。最終,他獲得綱要課組一等獎。

蘇鑫說:“參加大賽是對自己教學思路和教學方法的集中展現,獲獎也只是對教學水平的一種檢驗和促進。制作課件的過程,是教學知識內耗的過程,課件上每一頁教學內容,都牢記在心裏。一個課件的內容,最終會從配套的教材和教學參考書、一些史書資料中挑選。”爲了呈現最終的樣子,他會在電腦前待兩三個小時,不停地後退、查看,將大段文字簡化成幾段話,幾句話,有時最終只剩一個字。最終呈現的每一個字,都能轉化成鮮活的上課案例。


担任学院教学秘书 参与教学改革

回歸煙園一年,蘇鑫明顯感覺煙台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非常注重備課和教改。“單周一次課,雙周兩次課,每周四一次集體備課,設計思政課程,做思政的科研。”煙大馬克思主義學院5個教研室基本上是以教材體系爲基礎,以教學大綱爲指導,根據教材大綱要求掌握的重難點問題,結合當下關注的熱點,重新提煉實現專題化教學改革。

蘇鑫所在的綱要課教研室,在備課和教改中,對教材體系重新進行了整合、構建,使教學結構更加合理,知識脈絡更加清晰,便于學生學習和把握。與此同時,教研室在集體備課、研討的基礎上,統一了教學課件,這個課件是集體智慧的結晶,無論是內容、案例,還是邏輯上都更加豐富和成熟。

教學模式直接影響教學成績,教學模式也根據學生的反饋來做調整。去年一年,蘇鑫教的學生中,沒有一個考試不及格的。學生們對于這種教學模式評教分值很高。


学生思想进步了 思政课就成功了

思政課堂,除了關注教學和科研,也應關注課程設計和學生互動。講的內容學生是否愛聽?聽的課程是否能回歸教學大綱?大綱以後能否有效升華?爲了把課程上得有意思,蘇鑫認真研究了專業課和綱要課的區別、專業課和曆史課的區別。

思政課本身不同于專業課,專業課是“我要學”,思政課是“領著學”。曆史課是嚴謹的,而綱要課借助曆史知識來進行思想引領,無需大量的史料堆積,完全可以把文學作品、影視作品拿來使用,只要符合史實,可以使史料直觀化、鮮活化,讓學生在潛移默化中受到思想的教育。

思政課,最忌諱的就是填鴨式灌輸。上課之前,蘇鑫通常提前10分鍾到教室。與專業課相比,學生們來上綱要課的狀態往往是松懈的,所以維持秩序是必須要做的。蘇老師通過和孩子們交流,還有回顧上節課內容來引起學生們的興趣。當老師多年,已經習慣了通過眼神、聲音將信息傳達給每個學生,觀察他們的反應。

在蘇鑫看來,思政課的教育意義,不是考核學習了多少知識點。學生思想上進步了,思政上健康了,就代表思政教育成功了。

(本文原載于齊魯晚報·齊魯壹點)